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城建

美好生活

麦客

2019-12-19 15:33:17  来源:中工网

那些像父亲一样的麦客

  曾在北方陕、甘、宁一带流行着一种农民外出打工的方式,即每年麦熟季节,农民专门外出走乡到户,替人收割麦子,而这些农民,大多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被人们称为“麦客”,大约十多年前,父亲便是他们中的一员。

  因为处在大山深处的缘故,老家的小麦往往要比周边其它光照充足的地方晚熟一个节气。老人们常说:“麦黄六月,绣花姑娘也要下床哩!”对于生活并不富裕的农村人来说,当然不会在如此重要的时节躺在家里休息。那时,父亲便和村里的叔叔伯伯们结伴而行,去往其它麦熟的地方做麦客。

  在我模糊的记忆中,临行当天,父亲和母亲常常在凌晨三四点钟起床,父亲去磨镰刀,母亲则要准备他路上吃的馍馍,馍馍里面要特意加上猪油,这也是让它吃起来更酥软的唯一方法了。等一切准备停当,屋子后面就会传来大公鸡的叫声,父亲和他的同伴们便趁着夜色翻过庙梁山,淌过水流湍急的锹峪河坝,再翻过老君山就到了县城的汽车站,他们形色匆匆的踏上汽车站的第一趟班车,但它开往哪里,父亲未曾对我讲过。我想,这趟班车也许开往陇西县,也可能开往岷县、漳县……

  时常可以在脑海中想象那个画面,在一大片金灿灿的麦田中,麦浪滚滚,父亲和他的同伴们顶着烈阳,光着膀子,挥舞着镰刀,过了一会,父亲眉头紧凑,用左手托着腹部,豆大的汗水一颗接着一颗划过他晒得黝黑的额头,洒在那片黄土地里,大概是他的胃病又犯了,我多想奋不顾身的冲过去,接过父亲手中的镰刀,替他冲进滚滚的麦浪中,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父亲离家的这段日子,有时长有时短,但无论如何,等他回来时,母亲会做一大锅臊子面,吃罢饭后,全家人正围着那台已经包浆的黑白电视瞅的入神时,就会听见父亲震天响的鼾声。这时,我们关掉电视,各自回屋,母亲在收拾他的衣服时总会在他兜里掏出一沓皱巴巴的“毛爷爷”,它们颜色不一面额也不一,面额最小的可能是一角,一部分用来补贴家用,一部分用来给我在暑假完毕之后交学费。

  后来,农村的机械化程度日渐提高,各种规格的收割机逐渐取代了像父亲一样的麦客,他们便辗转到了砖瓦厂、到了工地,进了温度时常在五六十度的砖窑,上了几米高的脚手架,成了我们常说的农民工,但他们出行的目的,从未动摇。

  岁月变迁,改变的是父亲用双手撑起家庭的方式,不变的是父亲扛在肩头的责任。(何明亮)

编辑:张秋晨

高清图片

文明双创

党建群团

美好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
三生三世枕上书完整版-三生三世枕上书免费-三生三世枕上书在线观看